红蜘蛛与辣椒水

  农作物对于城市居民来说,几乎就是菜市场里卖的东西,至于怎么长的,长什么模样基本不知道。甚至有些菜市场的新鲜货也是叫不出名字,更不知道怎么吃。我们也不例外,很多东西都没见过,不过作为吃货的我什么东西好吃还是门清的。例如:这个季节的海南千禧小西红柿就是我的最爱。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,买这种西红柿总免不了有一两个坏掉的或者裂口的,去年的这会儿,突发奇想,把几个裂口的西红柿丢进花盆埋了起来,过了些时日,还真发了几撮芽。捡着最茁壮的幼苗留了下来,其他拔掉了。这生命在花盆里竟然张成了很大的一棵。还结出了果实,只是整个春天和夏天结出的果实很少,也小的可怜,唯一值得炫耀的是超级甜。

  直到准备孩子出生,才将花盆从卧室挪到大阳台,把淹没在吊兰盆里的西红柿植株拉直一看,真吃了一惊,长度几乎可以到房顶了。大阳台阳光好,西红柿开始疯长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在一个客户的院子里,见到他种的西红柿,一个工长告诉我西红柿想要结果,必须闷尖,否则光开花不结果。这个经验,让我的阳台千禧西红柿丰收了一把,统计收获果实超过100个。真正无化肥,无农药纯绿色天然食品。

  我和老康均是火命,养的花花草草成活率很低,除了超级顽强的吊兰,我家连山影、麒麟一类的仙人掌科植物都能养挂了。因此家里剩下了一些花盆儿。西红柿鼓舞了我们在阳台务农的热情,于是辣椒在也在花盆扎了根,只是细高细高的,也不开花儿,只能当观叶植物对待。

  某天涮羊肉,买的香菜都是带根的,心想把香菜的根也载到花盆里,想吃香菜的时候,随时揪几个叶子,不是挺好,说干就干,我花了十几分钟,把一大把香菜根,均匀的插满了一花盆。眼前浮现着一盆绿油油香菜场景,我都给自己的想法点个赞。还真别说,这点儿香菜根还真给面子,前几天还真滋出了那么几个嫩芽。不过好景不长,没几天有些就开始干枯了,幸存下来的几株叶子长的和香菜也有那么点儿不一样,好像要开花儿。原来拔出来的香菜根,再种就能开花儿,犹如白菜,真是长见识。可能是冬天的关系,亦或者是没有小虫授粉。淡紫色的小花也干枯了。花盆香菜以失败告终。

  西红柿依然茁壮,新芽,黄花儿,层出不穷。生长了一年了忽然叶子斑驳了,枯萎叶子的也越来越多,连新芽也会迅速枯萎,本以为草本植物快寿终正寝了,又感觉哪里不对,像是有害虫,翻过叶子仔细观察,发现有种红色的小点儿,百度说是红蜘蛛。还不太好治,须要喷农药才能杀死,这与我们无公害的初衷相悖。还有两个办法可以杀灭,其一是用吸过的烟头泡水,用尼古丁杀虫,无奈我家暂无烟民。另有一说法,说辣椒水也能杀虫,这到可以一试。 我拿了一把辣椒,掰断泡在喷雾瓶中,自制辣椒喷雾就此面世。两天后我举着喷雾的瓶子,对着西红柿叶子背面一顿乱喷。辣椒水对红蜘蛛的杀伤力如何还不得而知,貌似房间里其他人,不,还包括我已是喷嚏不断.......

本文地址//a/tyzxxw/20200615-287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上一篇:有个唐氏综合征的哥哥,这是不是我太悲观了?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