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一百零三·志·五行一

  貌不恭 淫雨 服妖 鸡祸 青眚 屋自坏 讹言 旱 谣 狼食人

  《五行传》说及其占应,《汉书·五行志》录之详矣。故泰山太守应劭、给事中董巴、散骑常侍谯周并撰建武以来灾异。今合而论之,以续《前志》云。

  《五行传》曰“野猎不宿,饮食不享,进出不节,夺平易近农时,及有奸谋,则木不曲直”谓木掉其性而为灾也。又曰“貌之不恭,是谓不肃。厥咎狂,厥罚恒雨,厥极恶。时则有服妖,时则有龟孽,时则有鸡祸,时则有下体生上之疴,时则有青眚、青祥,惟金沴木”说云:气之相伤谓之沴。

  建武元年,赤眉贼率樊崇、逢安等共立刘盆子为皇帝。然崇等视之如小儿,百事自在,初不恤录也。后正旦至,君臣欲共飨,既坐,酒食未下,群臣更起,乱不成整。时,大年夜司农杨音案剑怒曰“小儿戏尚不如此”厥后遂破坏,崇、安等皆诛逝世。唯音为关内侯,以寿终。

  光武崩,山阳王荆哭不哀,作飞书与东海王,劝使作乱。明帝以荆同母弟,太后在,故隐之。后徙王广陵,荆遂坐复谋反自杀也。

  章帝时,窦皇后兄宪以皇后甚幸于上,故人人莫不畏宪。宪因而强请夺沁水长公主田,公主畏宪,与之,宪乃贱顾之。后上幸公主田,觉之,问宪,宪又上言借之。受骗前故,但谴敕之,不治其罪。后章帝崩,窦太后摄政,宪秉秘密,奸佞之臣与宪忤者,宪多害之,厥后宪兄弟遂皆被诛。

  桓帝时,梁冀秉政,兄弟贵盛自恣,好奔走过度,至于归家,犹驰驱入门,庶平易近号之曰“梁氏灭门奔走”。后遂诛灭。和帝永元十年、十三年、十四年、十五年,皆淫雨伤稼。

  安帝元初四年秋,郡国十淫雨伤稼。永宁元年,郡国三十三淫雨伤稼。

  建光元年,京都及郡国二十九淫雨伤稼。是时羌反久未平,庶平易近屯戍,不浇愁苦。延光元年,郡国二十七淫雨伤稼。二年,郡国五连雨伤稼。

  顺帝永建四年,司隶、荆、豫、兖、冀部淫雨伤稼。六年,冀州淫雨伤稼。

  桓帝延熹二年夏,霖雨五十馀日。是时,大年夜将军梁冀秉政,暗害上所幸邓贵人母宣,冀又擅杀议郎邴尊。上欲诛冀,惧其持权日久,威势强大,恐有抗命,害及吏平易近,密与近臣中常侍单超等图其方略。其年八月,冀卒伏罪诛灭。

  灵帝建宁元年夏,霖雨六十馀日。是时,大年夜将军窦武谋变废中官。其年九月,长乐五官史朱瑀等共与中常侍曹节起兵,先诛武,交兵阙下,败走,追斩武兄弟,逝世者数百人。

  熹平元年夏,霖雨七十馀日。是时,中常侍曹节等,共诬白勃海王悝谋反,其十月诛悝。

本文地址//a/jrrd/20200512-195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上一篇:VM中如何和主机共享文件夹 下一篇:没有了